产业资讯

别绕!文艺评论当开门见山

来源:中国文化报 2021-10-23 09:52

3ce8a05f30a9b90049d203ce1dcc19a5.jpeg

黄卓 绘

大约是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,文艺评论开始“绕”起来了,绕概念,看起来很科学,很学术,学术到“象牙塔”中去了。用从西方移植的一些概念套中国作品,剪裁中国人的审美。实际上,评论很无力,也不能很好地解释文艺现象,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文不对题,不切实际。但是,评论还是在话语中自嗨,话语的膨胀和狂欢似乎把文艺评论推向了一个“理论”高度,只听锣鼓响,不见人出场。热闹固然热闹,但也越来越被大众所疏远,因为人们看不懂。也许有的人会说,评论是科学,是美学,是哲学,是符号学,并不是大众所能看懂的,越是看不懂就越说明理论高深。虽然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但不是人人都懂得美学呀。这话听起来似乎也很有道理,连我这样经常在评论边缘行走的人,也感到有些晕头转向。

加强文艺评论建设,我想,最重要的是提高文艺评论的效力,言之有物,有的放矢,让读者与观众一目了然。言之有物就是开门见山,好处说好,坏处说坏,直截了当,亮明观点,让人知道你对一部作品或一个文艺现象的判断、评价,这就是“评”。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,再说明道理,回答为什么这样判断,这就是“论”。评就是评判,论就是说理,评论就是这么简单朴素,没那么复杂,不必要绕来绕去,王顾左右而言他,说了一箩筐,都天花乱坠了,就是不给你一个明确的判断。如果说艺术作品是作家的观点越隐蔽越好,那么,评论文章则是作者的观点越明确越好。提高评论效力,需要改进文风,就像鲁迅杂文一样,能有一针见血的效果。评论并非都要写成“论文体”,峨冠博带,四平八稳,八面玲珑,云山雾罩,而应当删繁就简,简洁明了。去掉那些修饰词和外包装,直接露出干货,这干货就是真话。都知道说真话难,但评论就是说真话的活儿。不说真话,就是某种程度的失职;说假话,就是明目张胆的腐败。腐败的出现也是有其环境原因的。

说真话,既要有说真话的勇气,也需要有说真话的环境。上世纪80年代的文艺评论很活跃,大多都能说真话,发自本心,直抒胸臆。为了一部作品,多次争论,围绕一个观点,多个回合争鸣,争得面红耳赤,互不相让但互不怪罪,大家还是诤友,为什么?因为大家的目的都是求真知、求真理,争论就是相互启迪,双方都是受益者。市场经济环境中,作品成了产品,要到市场上销售,出品方需要的是锦上添花的广告,所以,出品方不仅生产作品,也生产有利于销售产品的评论,评论的评判功能慢慢向商品广告的功能转化,评论的环境发生了变化,评论的独立性也受到影响,评论家说真话就有了难度,好处说好容易,坏处说坏不易,这是客观存在的,这也是吞吞吐吐、绕来绕去不做判断之文风形成的原因之一。因此,文艺评论要说真话,也就不能不注重评论环境的治理和改善,要营造出有利于说真话的环境。最近,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整顿治理文娱领域的不良现象,客观上也会促进文艺评论环境的改善。当然,最核心的问题还是评论家要有坚定的求真信念,既然是干这个活儿,就要说真话,取信于民,使自己的观点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。

好在网络时代到来,大众有了评论文艺的发声渠道,极大地活跃了评论。文艺评论不是少数评论家的专利,每个读者和观者都可以有感而发,网络提供了这一便利,于是,我们看到一些来自民间的评论声音,有话直说,很痛快。民间文艺评论是自发的,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感和看法,没有其他顾虑,也没有什么修辞装饰,直率真切,很接地气,新鲜活泼,有锐气,有新意,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,有些评论还很有见地,值得重视。不能低估群众的鉴赏力,不能低估群众中蕴藏的创造力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民间评论的出现,对中国文艺评论是一股促动力量,至少促动中国文艺评论要接地气、通民意,要顾及文艺评论的社会效力。

加强和改善文艺评论,首先要从说真话做起,进而改变文风,文章应当开门见山、言之有物、生动活泼、深入浅出。坚决摒弃八股评论,坚决摒弃拖泥带水,坚决摒弃概念空转。文艺评论也要接通生活源泉,要从民间文艺评论汲取营养。任何一个时代,文风都是精神生活作风的直观体现,繁缛的、绮靡的、矫揉造作的文风不是什么学术化,而是思想僵化贫乏的表现,华丽辞藻不过是思想苍白的掩饰。文艺评论贵在见识、思想和力量。期待文艺评论焕发新的活力,为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助力鼓劲。(张德祥)

精彩推荐

更多推荐

下拉更多推荐

应用推荐

百度